鄭鈞為高曉松、老狼寫了一首歌,半個音樂圈都為他轉發…

音樂猛料 鄭鈞為高曉松、老狼寫了一首歌,半個音樂圈都為他轉發…

剩最后一杯 我們分了喝吧

《我是唱作人》第四期如約而至。

當晚pk結果是這樣的。

陳粒VS隔壁老樊,隔壁老樊贏了。

GAIVS張藝興,張藝興贏了。

劉思鑒VS蘇運瑩,劉思鑒贏了。

霍尊VS鄭鈞,鄭鈞贏了。

這一輪比賽,或多或少會引起了一些爭議。

尤其是蘇運瑩。

在輸給隔壁老樊之后,又不敵新人劉思鑒,最終爆冷淘汰。

當然,輸或贏,都不能一概而論。

滾君在此就不發表自己的觀點了,畢竟得看節目評委的喜好。

不過有一說一,鄭鈞的《青春的葬禮》的確贏得讓人心服口服。

鄭鈞為高曉松、老狼寫了一首歌,半個音樂圈都為他轉發…

 

鄭老師這首歌,讓我一大老爺們都忍不住感慨起來。

詞曲簡單卻能深入人心。

這首歌不僅僅是屬于鄭鈞和一幫老炮們的搖滾黃金回憶。

一曲聽畢,滾君的那些兄弟情誼,肆意奔放的青春歲月也瞬間涌上心頭。

鄭鈞為高曉松、老狼寫了一首歌,半個音樂圈都為他轉發…

 

任何經得起時間考驗的東西,才會被賦予真正的價值。

音樂作品是,朋友是,青春亦是。

“把這首歌獻給曉松、老狼?!?/strong>

“還有我那些老兄弟們,老姐妹兒們”

“還有我們逝去的青春?!?/strong>

昨晚的鄭鈞一身淡藍色牛仔,緩緩開口說道。

他用用我們懷念的聲音致敬了他的青春,也在我們心中勾起了他們這一群人,白衣飄飄的模樣。

鄭鈞為高曉松、老狼寫了一首歌,半個音樂圈都為他轉發…
鄭鈞為高曉松、老狼寫了一首歌,半個音樂圈都為他轉發…
鄭鈞為高曉松、老狼寫了一首歌,半個音樂圈都為他轉發…
鄭鈞為高曉松、老狼寫了一首歌,半個音樂圈都為他轉發…

 

鄭鈞的《青春的葬禮》,聽聞其名就知道是一首懷舊的歌曲。

若僅僅是說音樂技巧本身,其實《青春的葬禮》并不及霍尊的《自定義少女》來的華麗和具有創新度。

但也正是因為簡單和不新鮮,一下子就把人帶入當年的黃金時代。

后臺回復“青春”查看視頻

當場有一位大眾評委的評價,滾君十分認同。

他說:

“霍尊就像是米其林大廚,用創新的菜色去征服你的眼球和味蕾,而鄭鈞則是一個坐在村口的大叔,他用一碗簡單的紅燒肉就足以讓你潸然淚下?!?/p>

頗有一種“大音希聲,大道至簡”的感覺。

鄭鈞的簡,首先是來自歌詞。

“昨天是我們最后一次相聚,那更像是一場青春的葬禮”

“朋友們來了哭著笑著又四散,可你始終都沒出現?!?/strong>

鄭鈞為高曉松、老狼寫了一首歌,半個音樂圈都為他轉發…

 

鄭鈞以過來人的視角,為青春合唱了一場偉大的葬禮,寥寥幾句詞就足以感慨萬千。

“有人曾信誓旦旦,要為你上刀山?!?/strong>

兩句歌詞道出了曾經的年少輕狂。

愿意為之上刀山下火海的兄弟情誼,在如今看來有點幼稚但卻惹人懷念。

那是年輕時候的“真誠”。

江湖路遠,彼此在一起經歷過短暫的歡愉后,人生之路還得獨自向前。

時間會讓大家找到各自的貝殼,成為人夫,身為人母。

“如今我們回到各自的貝殼里,裝扮成另一個人好讓生活繼續?!?/strong>

鄭鈞為高曉松、老狼寫了一首歌,半個音樂圈都為他轉發…

 

這兩句詞則給人一種“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的感覺。

最后,青春逝去,或許坎坷,或許傻逼。

“不要詛咒你的過去,至少它曾經因你而美麗?!?/strong>

鄭鈞為高曉松、老狼寫了一首歌,半個音樂圈都為他轉發…

 

拋開歌詞,其實這首歌的編曲,也只是非常普通的經典搖滾編曲的套路。

并沒有添加過于華麗復雜的元素,但足以直擊人心。

鄭鈞為高曉松、老狼寫了一首歌,半個音樂圈都為他轉發…

 

簡直太好哭了。

高曉松、老狼也紛紛在微博致敬他們的青春。

鄭鈞為高曉松、老狼寫了一首歌,半個音樂圈都為他轉發…
鄭鈞為高曉松、老狼寫了一首歌,半個音樂圈都為他轉發…

 

除了他們,汪蘇瀧、王以太、譚維維、胡海泉、葉蓓、薩頂頂、郝云都轉發致敬曾經白衣飄飄的年代。

鄭鈞為高曉松、老狼寫了一首歌,半個音樂圈都為他轉發…

 

宋柯也在朋友圈寫道:

丫怎么還怎么尖(優秀)???

鄭鈞為高曉松、老狼寫了一首歌,半個音樂圈都為他轉發…

 

鄭鈞為高曉松、老狼寫了一首歌,半個音樂圈都為他轉發…

 

每個少年都會老去,然而每個老去的少年心中都有一段陽光燦爛的日子。

當年鄭鈞、老狼、高曉松這幫年近50的老男人們,為90年代書寫了一段黃金歲月,也為他自己留下真誠的烏托邦生活。

他們當中大部分都很少活躍在主流音樂圈。

如今的年輕人,也鮮少認識他們。

但老炮們的感情依舊。

去年,時隔12年沒有發專輯的小柯,籌備了一張新專輯。

名字叫《五十歲的狂歡》。

其中有一首叫《給發小兒》是寫給曾經他們那幫一起玩音樂的老北京爺們兒。

鄭鈞為高曉松、老狼寫了一首歌,半個音樂圈都為他轉發…

 

生命邁入50歲大關,難免會想起曾經的陪在自己身邊的少年。

所以小柯決定找哥們兒一起錄這首歌,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老狼。

即使如今在各自的貝殼里扮演著不同的角色,但是兄弟一開口,必定有求必應。

兩個人溝通方式也很簡單粗暴,也沒那么多現在藝人之間公司層面的溝通。

“在?”

“在”

事情就成了。

 

鄭鈞為高曉松、老狼寫了一首歌,半個音樂圈都為他轉發…
鄭鈞為高曉松、老狼寫了一首歌,半個音樂圈都為他轉發…

 

《給發小兒》是一首北京味兒很濃的歌曲,也是一首臟話連天的歌曲。

孫賊!你呀你還好嗎!

你吹過的牛,全都實現了嗎?

別一提就裝傻弄個混不講理

有空出來聊會(成),好久沒見了

“孫賊,我們什么時候再相見。

人都在呢,隨時?!?/strong>

看似粗暴,實則兄弟情深。

這正是爺們兒之間最真實的情感。

鄭鈞為高曉松、老狼寫了一首歌,半個音樂圈都為他轉發…

 

對于普通人來說,兄弟相聚,感情都在酒里。

但是對于一幫玩音樂人的人來說,感情都在歌里。

當年老狼參加《我是歌手》時,短短幾期的舞臺,他沒有留給比賽,而是留給了當年的兄弟們。

他請來高曉松,一同演唱屬于他們的《冬季校園》。

為此高曉松還燙了頭發,換了身干凈的西裝。

也許大家都沒發現,他們在臺上默默地改了后半段的歌詞:

“你曾經問, 我的那些問題, 如今再沒人問起?!?/strong>

鄭鈞為高曉松、老狼寫了一首歌,半個音樂圈都為他轉發…

 

他請來當年的搖滾英雄們。

丁武、欒樹、高旗、汪峰…他們一共唱起獻給張炬的《禮物》。

《歌手》舞臺上的老狼并不是來比賽的,?而幫唱嘉賓們不僅僅參加一檔節目,而是,為了曾經的情誼重聚這里。

鄭鈞也好,老狼也罷,他們有他們的青春和兄弟情誼。

我們也有我們殊途同歸的青春和友誼。

即使現在的我們回到生活的貝殼里,為一地雞毛而奔波。

但青春沒有變,那些感情也沒有變,只是一代又一代人老去了。

最后借用《禮物》中一段歌詞,紀念永遠不會老去的兄弟情誼:

“剩最后一曲 你先開口唱吧”

“不然都睡了 總要有一個人 醒著 夜不太好熬”

“剩最后一杯 我們分了喝吧”

大家正在看

音樂猛料

像這樣“氣場、Vocal、顏值”都在線的新人,好久沒看過了!

內地流行

沒想到他們敢這樣回應網暴!

內地流行

白天當愛豆,晚上跑去路邊擺地攤?

海盜

我是七八點鐘的太陽!

文章數
1058
閱讀量
514w
最新文章
熱門推薦
  • 隨時隨地想看就看
  • 第一時間獲取猛料
  • 更友好的閱讀體驗

微信掃一掃 體驗小程序

本地微信直播怎么赚钱 股票信息查询 急速赛车10游戏下栽 海南4+1开奖视频 安徽11选5一定牛推荐号 股票怎么玩法 海南4 1开奖结果 南方双彩最新版下载 安徽25选5 中石油股票论坛 加拿大快乐8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