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直播到底挖出了多少樂壇“失蹤人口”?

音樂猛料 快手直播到底挖出了多少樂壇“失蹤人口”?

快手玩起跨界來真是溜

快手直播到底挖出了多少樂壇“失蹤人口”?

?一轉眼,夏天臨近。

去年此時,有一支樂隊即將橫空出世,結束他們長達16年的苦熬。

那時他們處在解散邊緣,根本沒對《樂夏》這檔從未聽說過的節目有什么指望,也就想著上去把新專輯的主打歌唱完,算是給自己這么多年的樂隊生涯有一個交代。

后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他們只用了三期節目就讓所有人記住了刺猬樂隊四個字。

《火車駛向云外,夢安魂于九霄》成了熱門單曲;

“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成了朋友圈金句;

“嗨嘍,嗨嘍,嗨嘍……大家好,我們是刺猬”成了令人振奮搖滾口號。

快手直播到底挖出了多少樂壇“失蹤人口”?

 

他們的成功雖然離不開音樂,但更離不開子健和石璐兩人真實性格的展現。

尤其是石璐,當時在節目里,首先傳播開的不是歌,而是她形容子健的一句話:

“因為我認可他的才華,他身上的缺點就算像星星一樣多,當優點出現的時候,就像太陽升起來了一般,所有的星星都不見了?!?/p>

她是一個讓人看一眼就忘不掉的女鼓手。

今天滾君想和大家聊聊石璐以及她的另一支樂隊,Nova Heart。

快手直播到底挖出了多少樂壇“失蹤人口”?

 

快手直播到底挖出了多少樂壇“失蹤人口”?

 

石璐和子健的故事我以前聊過很多次,總之那時候他們一直沒錢,過著有上頓沒下頓的日子。

子健是個程序員,沒錢就去上班,經常換工作,以至于石璐調侃他“全國的程序員都是他的前同事”。

而石璐賺錢的方式就通過給很多樂隊打鼓。反正圈子不大,大家都認識,哪個隊缺人就會叫上她,夸張點也可以說“全北京的樂手都是石璐的前隊友”。

客串的樂隊就不算了,正式的除了刺猬,她還是Nova Heart的鼓手。

這就像一個人有很多面一樣。

鼓手也是,一方面為了生活,一方面也是為了滿足自己多方面的創造力。

刺猬是三大件搖滾,秉承著Grunge的直接與純粹,表達著內心深層次的情緒;

而Nova Heart則是充滿想象力的電子搖滾,新潮前衛,充滿了不確定性,表達的是捉摸不透的淺意識。

兩者完全不同。

Nova Heart的主唱馮海寧和石璐、子健都玩的很好,都是一個圈子的,經?;煸谝黄鹧莩?、喝酒,插科打諢。

2011年,馮海寧組建Nova Heart,找到了石璐以及刺猬樂隊的前貝斯手朱博譞。

三人就這么把這支樂隊給玩起來了。

快手直播到底挖出了多少樂壇“失蹤人口”?

 

與子健單一的理工背景不同,馮海寧是站在潮流之巔的女孩,很小就移民美國,4歲學音樂,大學專業是經濟管理。

她對時尚、藝術、音樂等潮流內容駕輕就熟,在北京穿梭于各種電視臺、雜志社、話劇舞臺、藝術家人群之中。

簡單講,Nova Heart的起點很高,在馮海寧的運作下,很快在國內成了獨樹一幟的樂隊。

而且她還拓開了海外市場,獲得一票海外歌迷。

登上過英國的《NME》和美國的《Rolling Stone》雜志,以及全球頂尖的Glastonbury音樂節。

代表作《My Song 9》還被美劇《Hemlock Grove》(鐵杉樹叢)收錄。

快手直播到底挖出了多少樂壇“失蹤人口”?

 

快手直播到底挖出了多少樂壇“失蹤人口”?

 

在我的審美認知內,Nova Heart的現場表現,一定能算得上國內先鋒樂隊中的第一梯隊。

但他們屬于失蹤人口,想看一場他們的演出著實不易。

石璐打鼓大家都見識過了,小身體,大能量,律動自由,充滿幻想。

馮海寧的現場大部分人也許沒見過。

一開始也許有人會不適應,可一旦進入她的音樂世界你就會發現,一切都是如此迷人。

2020年初,Nova Heart和海龜先生、盤尼西林一起受邀參加周迅“ONE NIGHT 給小孩”公益演出。

大家可以看看其中一首歌的演出現場。

這個系列視頻是Nova Heart在網上能找到的為數不多的視頻資料。

因為他們的演出本來就少。

石璐身兼數職大家都知道,除了刺猬,固定的還是有大波浪樂隊。

馮海寧身份更多。

即使身邊的朋友想找她,也經常找不到人。

比如她可能突然會去排幾場孟京輝的話劇。

快手直播到底挖出了多少樂壇“失蹤人口”?

 

組織參加科技論壇。

?快手直播到底挖出了多少樂壇“失蹤人口”?

 

去國外演出。

快手直播到底挖出了多少樂壇“失蹤人口”?

甚至“突然”在微博宣布懷孕……

 

快手直播到底挖出了多少樂壇“失蹤人口”?

 

總之她就是如此的自由自在,對樂迷來講,行蹤完全捉摸不透。

快手直播到底挖出了多少樂壇“失蹤人口”?

 

最近,我在快手和UCCA舉辦的#UCCA快手樂音樂會#上看到了Nova Heart的演出消息。

時間就在今晚的8點到10點。

同時參與的藝人還包括大家都熟知的Click#15。

以及實驗電子音樂家GOOOOOSE、視覺藝術家柳迪、先鋒電子實驗音樂人Alva Noto。

很顯然,這是一場聲音的奇幻之旅,對于我這種喜歡迷幻音樂的樂迷來講,簡直就是一場聽覺盛宴。

快手直播到底挖出了多少樂壇“失蹤人口”?

 

這個演出系列我印象很深,因為2月份的第一場,坂本龍一參加過。

那時候武漢疫情嚴重,他通過這個線上演出平臺,給武漢加油打氣。

印象最深的是當鏡頭切到他使用的吊鈸來自中國武漢時,我瞬間就淚目了。

快手直播到底挖出了多少樂壇“失蹤人口”?

 

最近,教授又在個人社交平臺上,上傳了之前的演奏片段,而且還專門錄了一段視頻介紹。

快手直播到底挖出了多少樂壇“失蹤人口”?

 

除了教授,上次新褲子龐寬和藝術家馮夢波的跨界合作也讓人記憶猶新。

馮夢波拿出各種神奇的音頻設備和視覺呈現,龐寬請出機器人“兩室一廳”與之進行了一場詭異的融和。

快手直播到底挖出了多少樂壇“失蹤人口”?
快手直播到底挖出了多少樂壇“失蹤人口”?

 

這是難得的實驗音樂現場,平時只能在音樂人私下的交流里看得到。

更有趣的是,演到一半,彭磊突然從畫面里蹦出來,和龐寬合唱了一首《Bye Bye Disco》。

然后他彈起電吉他,也加入了這場聲音實驗之中。

快手直播到底挖出了多少樂壇“失蹤人口”?

 

快手還真是溜,和當代藝術中心UCCA持續合作,玩起了藝術跨界。

這種本來高高在上的先鋒內容,通過快手直播形式的呈現,不僅徹底告別了無趣,反而讓藝術增添了幾分煙火氣,走入尋常百姓的生活。

快手直播到底挖出了多少樂壇“失蹤人口”?

 

這么一回憶,我更加期待今晚第二期#UCCA快手樂音樂會#了。

除了能看到石璐打鼓,馮海寧跳舞外,還能看到好久不見的Ricky和楊策。

快手直播到底挖出了多少樂壇“失蹤人口”?

 

他們倆這次要搭檔視覺藝術家柳迪。

快手直播到底挖出了多少樂壇“失蹤人口”?

 

大家可能沒聽過這個名字。

柳迪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作品被瑞士愛麗舍攝影博物館、澳大利亞白兔美術館收藏。

之前蔡徐坤個人EP《1》那個通體藍色的封面動畫就是他設計的。

真期待一個玩funk的組合和一位視覺藝術家,會碰撞出什么樣的火花。

快手直播到底挖出了多少樂壇“失蹤人口”?
快手直播到底挖出了多少樂壇“失蹤人口”?

 

如今疫情在全球肆虐,幾乎所有音樂節、Livehouse活動都被迫取消。

快手能夠將它們搬到線上,真是大功一件。

而且別說疫情期間了,就算放在平時,這樣的實驗音樂也算是稀有演出,難得一見,最多只能在北上廣這樣的大城市上演。

如今,快手和UCCA合作,讓我們足不出戶,甚至躺在自己家的沙發上,就可以欣賞藝術家們的表演。

確實太幸福了。

據說全球各大演出公司已經做好了最多停擺2年的準備。

快手在以后還會以直播的形式,給用戶帶來更多類型的音樂現場,比如各種主題的音樂會、演奏會。

3月中旬我就看了一場由民謠音樂人小河發起的尋謠計劃。

他的好朋友,包括老狼、鐘立風、莫西子詩都是表演嘉賓。

快手直播到底挖出了多少樂壇“失蹤人口”?

 

那場直播很暖心。

大家唱起童謠,仿佛時間都凝固在了小時候。

快手直播到底挖出了多少樂壇“失蹤人口”?

 

總之未來快手會將各種高質量的音樂現場,帶到用戶面前。

今晚8點,來快手和滾君一起沉浸在自由自在的電子樂世界中吧。

插上想象的翅膀,領略音符間奇妙迷幻的太虛之境。

大家正在看

音樂猛料

像這樣“氣場、Vocal、顏值”都在線的新人,好久沒看過了!

內地流行

沒想到他們敢這樣回應網暴!

內地流行

白天當愛豆,晚上跑去路邊擺地攤?

海盜

我是七八點鐘的太陽!

文章數
1058
閱讀量
514w
最新文章
熱門推薦
  • 隨時隨地想看就看
  • 第一時間獲取猛料
  • 更友好的閱讀體驗

微信掃一掃 體驗小程序

意見反饋
本地微信直播怎么赚钱 快乐8开奖走势图表 股票下跌时换手率高 五粮液股票行情 西部数据股票 金点子股票软件 *明天股票大盘走势 最好的免费股票分析软件 怎么样看股票k线图 陕西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一定牛 山西体彩11选五5遗漏